谈建立当代中国设计精神
信息来源:吴腾飞官方网站信息中心 更新时间:2017-06-09 收藏此页


西方设计的精神主导思想是极简主义风格理念,在此设计思想倡导下遍及各设计行业,及人性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之中,更产生了“苹果”这旷世之品牌;而探寻西方“极简”风格,当源起于英国第一次工业革命所需,更成于德国包豪斯设计理念,盛于美国的当代设计之中,直至现在仍风行尤盛。而其哲思理念更深入人的本原生活之中,在行为精神思想上也无形之中形成了一种生活取向之道,一种人生观,已近似于宗教信仰。

日本的设计审美风格“侘寂”思想源于中国“禅学”、“宋明理学”,经日本本土文化及国人的不断探索深化,并逐渐形成日本之设计哲学思想。在最初的外物表现中,在荣西,千利休之“茶道”之中尤见其精神,而更广及人们日常生活中的方方面面。而开掘出了日本当代之设计精神,走出了诸多世界大师,如:丹下健三、矶崎新、安藤忠雄、伊东丰雄、隈研吾等形成了日本独具风格、独具精神面貌的东方设计风格。


欧美、日本设计,目前为代表世界东西主流。而在当代设计的精神思想之下,其内在亦存共通之审美观念,深究源于二种东西文化的不同表现表述,深研一种设计思想背后的文化源动力是解读的根本研究所在。


中华文明古国,文化源深,昔历代文化断层、思想遗失,至今日之中国设计精神无源可寻,无本可依,实乃中国设计,乃至中国生活思想精神之缺失的根本源所在。如需找回、接源中国设计精神之时,必上溯之“魏晋”时期的人文精神,其更可上溯于“庄子”精神思想,中国的设计与艺术的根本思想源头都在此聚源,经宋尤其南宋的“理学”大发展及“禅学”的旺盛,而形成了中国文化审美精神之大本,更形成了历代文化发展之高峰;而发展至明中期的王阳明“心学”时,更开放自由了当时的人文精神,在中国三个阶段的高峰文化层上,我们均可发现在文化高度发展之中潜在的文化精神的自由,只有一个艺术自由、精神独立、思想开放的大环境下,才能产生文化艺术发展的高峰期与生长期。


中国现代设计精神的重建,离不开中国传统文化精神母体,只有续接文脉、承古化今,在设计精神思想指引下,才能走出中国当代设计之路。


在当下的中国设计之中,更多业者无知于自己的精神思想,无寻古人之设计文脉之所在,而盲目地照搬西方式、日本之形之貌,然后取其之皮而不学其精气神,都是徒然无果,中国艺术设计精神远在一千五百年前就已独绝世界之林,那时西方及日本设计的精神根本无影可循,而我中国人文艺术精神已达辉煌之巅,宋明之艺术精神则开创众多辉煌之篇章,“宋瓷”、“文人画”、“明式家具”,开世界“极简”设计风格之先河于西方千年前,在当时绝对是傲视全人类,北欧当代设计更是唯“明式家具”为基体,深研不止,欧美当代设计在精神思想上均深受中国古代设计艺术思想之影响,日本设计只不可说。


在古时就已如此超越的中国设计精神思想之上,为什么在中国的当代却形成不了当代中国设计之精神语言和人文思想呢?


中国当代设计应更多地从传统文脉之中去内省,去续接,化古为今,传承创新,开掘中国本应有的当代设计之精神思想。

 

 

 

 吳騰飛

2017.5.27日晚

 


(文章配图,均为吴腾飞设计之作品)

CopyRight © 2018 大清翰林 浙ICP備12020893號

版权所有:浙江大清翰林古典藝術家具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品牌红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