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工匠精神”,首站跟着非公君寻访东阳木雕大师
信息来源:吴腾飞官方网站信息中心 更新时间:2016-05-12 收藏此页

传说唐朝有一人称“活鲁班”的华师傅,在为冯宿、冯定兄弟营造厅堂,准备接楹上梁时,发现180根楠木大梁全短了一尺二寸,“活鲁班”大惊。适有一老翁上门要鱼要肉,“活鲁班”款待之。老翁把两条鱼分移在两碗上,将鱼头相对,伸出一截,然后用一根筷子往两嘴套,扬长而去。“活鲁班”顿悟,立刻命匠工做了360个鱼头,固定在柱头上,依次把梁接住。柱上安鱼头,新颖又美观,且鱼头与“余头”谐音,大吉大利。后人又在鱼头上加上牛腿,这便成了最早的东阳木雕。

今天,咱们就来聊一聊关于东阳木雕的那些事儿。

东阳木雕始于唐盛于明清,位列全国四大木雕(东阳木雕、乐清黄杨木雕、广东潮州金漆木雕、福建龙眼木雕,)之首。当时的东阳艺人还参加了北京颐和园、故宫的修造。

杭州灵隐寺大雄宝殿中高19.6米、由26吨樟木雕刻而成的释迦牟尼佛像,杭州雷峰塔的大型木雕壁画《白蛇传》,就连香港总督当年送给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结婚贺礼雕花樟木箱也是出自东阳木雕艺人之手。

东阳木雕还是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和浙江省重点传统工艺美术品种。

本期策划“寻找工匠精神”,非公君将带领大家走进第一站——

浙江大清翰林古典艺术家具有限公司。

雷弄山脚下,有一座“翰林院” 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

在东阳市风景秀美的雷弄山脚下,有个叫官清村的地方。

这里门庭若市,人声鼎沸。信步于此,时常能听到“吱吱”的锯木声,来往的人的袖子上还会粘着些零星的木屑。

千家万屋中隐藏着一座独具江南古典风格的建筑,这便是吴腾飞于2007年创办的浙江大清翰林古典艺术家具有限公司。

“大清翰林”的手工作坊就犹如古时候的“翰林院”,是集纳优良贤才的地方,有一批充满正气的“翰林骄子”,他们的鬼斧神工、巧匠艺思让千年红木散发出超然的光芒。

木雕其实是很辛苦的行业。刚开始学习木雕,首先要学会磨刀。”雕刻主任陆军乾说。

三分手艺七分家什,大大小小的刻刀,至少有几十把种类。最宽的凿有5公分以上,最窄的凿只有针尖儿那么点。

每磨一把刀,最起码需要半小时。

设计、开料、打毛胚、修光、浅浮雕、磨光、抛光……“大清翰林”的每一张红木家具都要经历一套严密的程序,八十七道工艺缺一不可。

“别小看这个,需要花上一天的时间雕刻呢,而且没有三五年的技艺还雕不成。”陆军乾说,“在雕莲花瓣的时候,要保证每片的形状大小基本相同。其次,雕刻时要分辨木纤维方向,体积越小的物体纤维越细更需要仔细,一定要顺着去雕,一旦方向雕反了,会戗丝甚至木头会碎。另外这种木材比较硬,也给雕刻增加了难度,不使劲的话刻刀会铲不动,可用力过猛,却很容易铲碎。”

在被“科普”之余,非公君还发现了一本很有价值的书。

《民间木雕》?《木雕制作技法》?....

都不是!

是它呢↓↓↓

吴腾飞说,无规矩不成方圆。只有守规矩才能让企业和个人更好地发展与进步。还有一点,吴腾飞希望大家能从中华传统美德中汲取丰富涵养,并将这样的文化内涵体现到作品里去。 
从手工作坊出来,非公君跟着吴腾飞的脚步进入了展示区。

一部部精致的雕花作品呈现在面前,能感受到作品中流动的空气,那是一股能触动灵魂的气息。

呼之欲出的燕子、呼啸而过的骏马、争奇斗艳的牡丹...神态入木三分,栩栩欲活。

“此沙发的主体以大红酸枝为主,大叶紫檀镶嵌其中而成,充分体现了民间‘大红大紫’的吉祥说法。采用深浮雕等多种雕刻手法将《清明上河图》多个场景镌刻在家具上,具有永恒不朽的艺术价值。”吴腾飞抚摸着挚爱的《清明上河图沙发》作品,意犹未尽。

不过,这部作品从2008年起开始创作,至今还没有全部完成。

“我们的作品里,要创作一两年的很多,三五年的不少,五年以上的也有。”吴腾飞解释道,“因为每一年随着我们自身的文化内涵丰富了,对作品的要求也就又增加了,所以要一直精益求精。”

在吴腾飞眼里,“工匠精神”就是这样一种“慢”精神。

除了“慢”,还要专注

吴腾飞喜欢走南闯北,到各地汲取当地民间艺术的精髓。“有一次去日本旅游,当地导游给我们推荐了一家拉面馆,门店在地下三层,可队伍一直排到路口,没想到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伍后发现是家很小的店面,但一人一间的格局很有味道,点面之前店员会拉起你面前的小竹帘,递给你一张单子,要几分熟的面、是否加辣、加蒜…这些需求你都可以写上。交了单子后他们便关上帘子为你烹饪了。”

在吴腾飞看来,一家能将美食上升到艺术角度的拉面馆,引导的是人们对技艺的专注追求,专注才能专业。“专注为每一个人烧面,而且只卖这一种面,其他什么都不卖,所以能吸引到那么多食客。后来听说这家面店已经有70多年的历史了。”

“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一门心思做好它做一辈子。”吴腾飞说。

从器以载道到大道至简

家有良田万顷,不如薄艺在身。吴腾飞十几岁便拜师学艺,白天学雕刻,晚上学画画,一空下来就看连环画。

尤其五虎将、赵子龙这些人物形象都深刻地印在了他心上。

“这些(连环画内容)都是古典题材,现在我们的作品里也会把它运用进去。”吴腾飞说。

2007年到2014年期间,吴腾飞秉持“器以载道”的理念,把传统文化典故运用到了红木家具上,起到了不小的教化作用,如《二十四孝顶箱柜》等。

随着现代人审美观念的转变,他在吃透传统家具设计精神的基础上,融入了具有现代色彩的元素。2014年以后的作品多是如此。

“这张禅椅取消了扶手和靠背,是和传统禅椅的‘决裂’,更符合现代人的审美。除此之外,它让人体的背部和肘部因为失去依托而不得不调息虑心、更关注内心的感受。竹林玄学在某种程度上而言,何尝又不是逍遥物外后的返朴归真呢?”在作品《竹林七贤》前,吴腾飞如是说。

前面吴腾飞讲述了他对工匠精神两个层次方面的理解。一个是“慢”,慢工细活出精品。其次是要专注,传统的文化需要一批匠人经年累月的坚守与传承。“最后一个层次,(工匠精神)是文化的体现。”真正的“大国工匠”,已经不再简简单单是一个匠人了,而更像是一个文化人,一个专家学者,甚至是一个修行者。

从器以载道的《盛世华钟》到大道至简的《文斋一号》,吴腾飞期间三次将中国红木最高奖项——“神品奖”抱回了家。这是他研习传统文化、修习多样艺术的结晶,也是其淡泊心境的回归。

CopyRight © 2018 大清翰林 浙ICP備12020893號

版权所有:浙江大清翰林古典藝術家具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品牌红木网